绝对真实女厕所偷拍

    <span id="1hztd"><output id="1hztd"></output></span>

    <span id="1hztd"><output id="1hztd"><b id="1hztd"></b></output></span>
      <optgroup id="1hztd"><i id="1hztd"><del id="1hztd"></del></i></optgroup>

        1. 無憂支付網首頁
          囊括國內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為客戶提供最優質的支付接口服務
          24小時服務電話
          182 2176 9212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支付知識 >

          銀行卡偽卡盜刷與網上快捷支付盜刷由誰來負責

          添加時間:2015-04-30 21:47
              看似同樣是被他人盜刷銀行卡的糾紛,因為使用的介質不同,案例一是通過克隆卡,使用ATM機盜刷,案例二是通過冒用持卡人身份在網上快捷支付盜刷,但判決的結果卻截然不同。這是由于法院在認定銀行責任和持卡人責任時得出不同的結論,而導致判決結果有差異。據此,本文將通過對比兩案例中法官認定的事實,來分析銀行和持卡人對于盜刷案件的責任。
              
              案例一:2008年2月20日,持卡人填寫申請書向銀行申請辦理銀行卡。2012年2月18日晚上21時24分57秒始至21時30分33秒,有人持卡號為410062020XXX的銀行卡在廣州市內的招商銀行盈隆支行ATM機分8次提取現金共20000元,并于同日22時06分28秒通過銀聯一次性消費149000元,共計169000元。持卡人知道上述情況后,向銀行反映了銀行卡的異常交易情況,持卡人于2012年2月21日向廣州市公安局天河區分局經濟犯罪偵查大隊報案。持卡人因未能與銀行就賠償問題達成和解,遂于2012年7月12日向原審法院提起本案訴訟。
              
              法院審理后認為,持卡人所持有的招商銀行金葵花卡需要憑卡及密碼進行交易。若銀行的ATM機能識別出克隆卡,或者犯罪嫌疑人未掌握銀行設置的招商銀行金葵花卡密碼,涉案交易均無法順利完成。承前所述,由于銀行的ATM機未能識別出克隆卡,導致持卡人的招商銀行金葵花卡內存款被盜取及消費,銀行對此應承擔賠償責任。
              
              此外,持卡人作為密碼的設置、保管、實際控制人,依法應相應承擔密碼泄露導致損失的風險,雖然現有證據無法認定犯罪嫌疑人究竟是通過哪種途徑獲知密碼,但在犯罪嫌疑人未被抓獲無法確定其是如何獲得銀行所持有的招商銀行金葵花卡密碼前,只能推定是持卡人在使用過程中泄漏所致,對此,持卡人應負次要責任。綜上,對于被盜取及消費的169000元,法院酌情確定銀行和持卡人應分別承擔20%和80%的責任,即持卡人應賠償銀行135200元(169000元×80%)。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穗中法金民終字第1308號民事判決書。)案例二:2003年8月7日,持卡人在建行松柏支行辦理了卡號為43XXX87的銀行卡,并在建行松柏支行預留手機號為139XXX7780,開通短信服務。2014年1月20日凌晨5時13分左右,持卡人的銀行卡在網上消費三筆合計6510.8元。當天17時34分左右,原告撥打95533掛失銀行卡,并于17時56分左右撥打110報警。持卡人請求法院判令銀行賠償損失6510.8元,并支付利息(自2014年1月21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存款利率計至實際還款之日止)。
              
              法院在審理后認為,持卡人與銀行之間存在合法有效的儲蓄合同關系。因本案訟爭的交易系發生在網上賬號支付功能支付,該交易的顯著特點是無需通過銀行卡,僅憑交易密碼動態驗證碼即可支付。
              
              事實證明,事發當時,銀行已通過短信向原告的手機發送了驗證碼,履行了應盡的通知義務,故交易密碼及動態驗證碼理應只有持卡人本人知曉并掌握,則在原告缺乏證據證明銀行的交易系統存在安全隱患或漏洞從而導致其本人交易密碼泄露的情況下,結合事發當時持卡人的手機存在異常,可以推定他人系通過持卡人的手機竊取其重要信息并進行交易的,故應認定系持卡人未能對其重要信息盡妥善保管義務而導致本案損失的產生,對此,持卡人應承擔全部責任,持卡人認為銀行存在違約行為缺乏事實依據,法院不予支持。 (福建省廈門市思明區人民法院,(2014)思民初字第6830號民事判決書。)
              
              一、兩案例中的相同之處。
              
              1.涉案被盜的銀行卡同屬于借記卡。銀行卡是由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及郵政儲匯機構向社會發行的具有消費信用、轉賬結算、存取現金等全部或部分功能的信用支付工具。銀行卡包括借記卡和信用卡兩種。其中借記卡是指先存款后消費(或取現)沒有透支功能的銀行卡,帳戶內的金額按活期存款計付利息。信用卡一般是指銀行發行并給予持卡人一定信用額度、持卡人可在信用額度內先消費后還款的銀行卡,若持卡人在規定的時間內怠于還款,銀行有權收取利息、滯納金等費用。
              
              鑒于大多數信用卡領用合約中都規定了有失卡保障制度,即指信用卡客戶遺失或被非法使用信用卡后,持卡人若在第一時間向銀行申請掛失,則銀行對持卡人在掛失前一定時間內因被他人盜刷信用卡而造成的損失進行賠償。因此,筆者在下文中所述的銀行卡特指有儲蓄功能的借記卡。
              
              2.涉案被盜的資金均為持卡人的存款。以上兩個案例中被盜刷的都是銀行卡,對于儲戶存入的存款,其所有權是依然屬于持卡人還是讓渡給了銀行,學界大致形成兩種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存款存入銀行時,持卡人只是把存款的使用權轉移銀行,銀行享有的只是存款的使用權而非所有權;另一種觀點認為,存款人將資金存入銀行時讓渡的是資金的所有權,持卡人不再對資金享有所有權,而是對銀行享有債權,并且在一定的程度上享有債權的利息即存款利息。
              
              筆者認為,由于存款是種類物而不是特定物,銀行吸收存款后無需通過儲戶同意即可通過放貸等方式繼續投資,使資金流通再次流通市場達到收益最大化。同時,根據雙方的合約支付一定利息給儲戶,可看出被盜刷的存款屬于銀行,銀行才是受害者,盜刷案件侵犯的是銀行對存款的所有權,持卡人的債權。
              
              3.法院審理均認定是第三人通過非法操作實施盜刷。在案例一中,第三人是通過克隆卡,并知曉銀行卡密碼的情況下在ATM機進行提款。案例二是第三人通過非法手段得知持卡人個人信息及銀行卡信息后,通過網上快捷支付方式實行盜刷。對于上述兩種通過第三人非法操作而導致的盜刷情形,銀行系統均推定是持卡人操作或者第三人經過持卡人允許、授權的操作,視同為持卡人的操作。
              
              某銀行卡在領用合約中規定了凡使用密碼(包括交易密碼和查詢密碼,下同)進行的交易,發卡機構均視為持卡人本人所為。凡依據密碼等電子信息辦理的各類交易所產生的電子信息記錄均為該項交易的有效憑據。若依照上述銀行卡領用合約所述,凡憑密碼交易的均視為持卡人本人所為,凡依據密碼等電子信息交易所產生的電子信息記錄均為有效憑據,則無論是克隆卡盜刷,還是網上快捷支付盜刷,銀行均不需要對盜刷的結果承擔任何賠償責任。
              
              然而,銀行卡領用合約是格式合同,則銀行預先擬定合同條款,客戶只能當即表示全部同意或者不同意的合約內容,全部同意則簽名辦卡,不同意則表示放棄辦卡。根據《合同法》第40條規定:“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該條款無效。” 銀行通過制定合約的優勢排除其責任的條款是否無效,銀行是否仍需承擔責任,筆者認為不能一概而論,應根據案件情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4.法院均認定銀行有保障存款安全的責任,持卡人有防止交易密碼、銀行卡信息泄露的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第六條規定,“商業銀行應當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權益不受任何單位和個人的侵犯”,銀行應當保障儲戶的資金安全,提供安全可靠的ATM機、交易平臺等。同時,銀行有責任承擔起防范犯罪的義務,以確保金融管理秩序的正常運轉,確保儲戶的合法權益。
              
              持卡人則應妥善保管好銀行卡、防止交易密碼、手機驗證碼、身份證號碼等信息對外泄露。若有證據推定持卡人因為故意或過失導致銀行卡信息及個人信息被泄露,則持卡人應對其過錯承擔不利后果。
              
              5.案件均適用過錯責任原則,實行證據責任倒置。過錯責任原則,也稱過失責任原則,是指行為人的過錯作為歸責根據原則。此原則將是否有過錯認定為應否承擔責任的唯一標準,即無過錯則無責任,有過錯則需歸責。依該原則,只要合同相對人盡到了法定和約定的義務,并作出了適當的防范,即使因不可抗力或意外事故造成合同不能履行或不能完全履行,也可以不承擔法律責任。
              
              上述兩個案例中,銀行的角色就是通過一定程序的指令,將持卡人名下的存款通過ATM機或網上操作轉出到指定賬戶或購買商品。
              
              而銀行在執行指令時是否有過錯,是否有做足安全保障措施,將確定其是否應承擔民事責任的關鍵。若因持卡人的故意或過失導致盜刷的情況出現,也應承擔相應的責任。
              
              一般民事訴訟案件實行的是“誰主張,誰舉證”的證據分配制度,但特殊案件考慮到作為原告的持卡人難以收集證據,難以舉證,銀行卡盜刷案件均實行證據舉證責任倒置,則銀行需證明自己沒有過錯,并已經盡到提醒、注意,保障存款安全的義務,才有可能減輕或免除其責任。
              
              根據具體案情,只要案件事實能推定銀行在收到操作指令時,因未能準確識別卡片真偽或操作人身份的情況下作出的支付錯誤行為,則應承擔賠償責任。
              
              二、兩案例中的不相同之處。
              
              1.偽卡盜刷已有高院的指導意見供審理時參考,而網上快捷支付盜刷案件暫時只能通過個案判決分析法官判決思路。根據《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偽卡交易民事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第九條規定:“偽卡交易民事案件中的責任認定對于持卡人、發卡行因銀行卡被偽造后交易損失產生的糾紛,人民法院應當根據舉證責任的履行、違約情況的認定等情況,依據公平原則,合理確定持卡人和發卡行的責任分擔比例。設密碼的銀行卡被偽造后交易的,銀行未識別偽卡,一般應當對卡內資金損失承擔不少于50%的責任。持卡人對銀行卡被偽造存在過錯的,可以減輕或免除發卡行或收單機構因不能識別偽卡而應承擔的民事責任。”由此可看出,廣東省地區已針對偽卡盜刷案件形成了統一的審理和認定標準。雖然我國法律法規、其他省份仍未通過立法、司法解釋、指導意見等形式規范偽卡盜刷的行為的權責,但各省市地區之間的案例、指導性文件還是對個別案件有一定借鑒作用。筆者搜索了“中國裁判文書網”內大量關于偽卡盜刷的案例,發現法院判定銀行責任從50%-80%不等,這也符合上述廣東省高院會議紀要中關于銀行責任分配比例。
              
              第三方支付平臺是去年年初才開始興起的網上支付方式,是網上支付方式的一種,但相比起過去的網上支付方式,又要通過開通網上銀行、下載軟件、購買U盾等一系列繁瑣的操作,第三方支付平臺的快捷支付只需通過輸入銀行卡卡號、銀行卡有效期、銀行卡背后三位數字、持卡人身份證號碼、預留的手機號碼、手機驗證碼等即可完成支付,其便捷性使其很快占領支付市場,但同時其也迅速成為不法團伙盜刷銀行卡的一種更為隱蔽手法,其所帶來的風險也是前所未有的。
              
              面對日益更新、層出不同的盜刷手段,司法審判剛開始時必定會面臨難以定性的困局。然而,法律的滯后性決定其不可能具體規范到每一個民事行為,對于新型的通過第三方平臺快捷支付的盜刷案件,在法律法規、司法解釋、高院指導性意見出臺前,法官只能夠通過《民法》、《合同法》中的原則,雙方合約中的約定,結合具體的盜刷行為,來認定各方的責任,而律師也只能通過搜索過往的案例作為辦案的參考。
              
              2.偽卡盜刷案件認定銀行需承擔賠償責任,而網上快捷支付案件則認為銀行無需承擔賠償責任。在偽卡盜刷案件中,法院認為交易的卡片的真偽、持卡人是否有泄露密碼,是審理此類偽卡盜刷案件的焦點。不法分子利用偽卡進行交易、取款,銀行及其機器有義務對銀行卡的真偽進行辨別,其應當通過技術投資、硬件改造、操作平臺升級等方式保障存款安全。否則,可推定銀行沒有勤勉地履行安全保障義務,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相對于偽卡盜刷案件,在快捷支付案件的審判實踐中,法院卻將導致盜刷的原因歸責于持卡人沒有妥善保管好銀行卡信息、個人信息和手機驗證碼等,而認為無充分證據證明銀行違反操作規程或者交易系統存在漏洞或安全隱患造成賬戶的損失,持卡人要求銀行承擔賠償責任的依據不足,法院不予支持。((2014)宜民初字第1032號判決書,廣西壯族自治區宜州市人民法院,2014年7月18日判決。)據此,銀行不存在違約行為,無需承擔任何賠償責任。
              
              三、結語。
              
              廣大的持卡人還沒能從偽卡的陰霾中逃離,新一輪更加強大、隱蔽的網上快捷支付盜刷手段已經出現。面對日益更新、層出不同的盜刷手段,司法機關正通過判例來敦促持卡人注意用卡安全及防范銀行卡信息、個人信息泄露。但同時,筆者認為,銀行在聯合其他平臺、組織進行業務創新時,應當承擔更加嚴格的交易安全保障義務,來確保交易系統安全。其次,銀行作為金融業的強勢機構,應當比普通持卡人擁有更多元化的規避風險的措施和技術,銀行應起到帶頭作用,引領第三方支付平臺、手機運營商、手機軟件開發商等創建更為可靠的支付方式,在追求便捷時兼顧到安全。若銀行一直停留在將盜刷責任推卸到持卡人的過失行為中,這只能說是科技在推動人類文明進步過程中無疑需讓一部分人付出代價。
          绝对真实女厕所偷拍

            <span id="1hztd"><output id="1hztd"></output></span>

            <span id="1hztd"><output id="1hztd"><b id="1hztd"></b></output></span>
              <optgroup id="1hztd"><i id="1hztd"><del id="1hztd"></del></i></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