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农民工趴在我身上吃奶

<legend id="ytfhh"></legend>

      1. 無憂支付網首頁
        囊括國內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為客戶提供最優質的支付接口服務
        24小時服務電話
        182 2176 9212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支付知識 >

        POS收單業務方面的利益分成

        添加時間:2014-09-17 00:11
          線上支付業的霸主支付寶和線下支付業的壟斷者銀聯終于正面交鋒了。8 月 27 日,支付寶突然在微博上宣布,“由于某些眾所周知的原因,支付寶將停止所有線下 POS 業務。”

          此言盡管看似措辭模糊,但業內人均心知肚明,支付寶劍鋒所指就是 POS 機市場的壟斷者銀聯。但在記者多方了解后證實,此番成為焦點的 POS 機市場其實并非雙方真正的戰場所在,在支付行業的新老兩代霸主之間,一場交織著復雜利益局的暗戰已經全面打響。

          支付寶撒手線下支付。

          “關于具體的原因目前不方便透露,但善后方面,目前支付寶在線下布設的 POS 終端已有上萬部,業務停止之后,將會委托給相關的銀行機構來接手。對商戶和消費者不會有影響。”支付寶相關人士告訴記者。

          至于目前支付寶在線下支付的投資和收益,該人士表示,目前沒有相關的數據披露,此次業務停止并非暫停而是確實停止,以后是否恢復要看情況。

          而被送到輿論浪尖的銀聯方面,則對市場傳聞沉默以對。“我們目前不方便發表看法,”銀聯品牌營銷部人士告訴記者,雖然外面有很多關于銀聯的報道,包括壟斷、封殺之類,但銀聯暫時沒有相關的聲明回應。“在銀行卡收單支付方面,我們也只是一個產業參與者,一直堅持合作共贏的觀點;同時,使用銀聯卡支付,自然也需要走銀聯的相關規則。”該人士同時強調,在接入銀聯網絡方面,銀聯旗下的非金融支付機構銀聯商務,和其他第三方接入一樣,并沒有受到特別的優待。“在相關的手續費問題上,我們也是按發改委等部門的規定去做。”

          去年 3 月,支付寶曾宣布推出物流 POS 支付方案,并計劃未來 3 年投入 5 億元升級電商 COD(貨到付款)體系,但僅僅一年多點時間,試水線下支付業務的支付寶就鳴金收兵。

          在此前夕,關于銀聯欲收編第三方支付的傳聞已是風聲鶴唳,特別是在最近一次董事會上,銀聯甚至制定了正式的時間表,提出今年 9 月起各成員銀行停止向非金融機構新增開通銀聯卡支付接口,存量接口上不再新增無卡取現、轉賬、代授權等銀聯卡業務;12 月 31 日前,所有非金融機構線下銀聯卡交易業務統一上送銀聯轉接,明年 7 月 1 日前,實現非金融機構互聯網銀聯卡交易全面接入銀聯。

          不過截至目前,除了支付寶的關停聲明,支付寶和銀聯方面對于市場傳聞均未作官方表態。

          一名接近銀聯的人士告訴記者,不管具體原因怎樣,銀聯都不會去做回應,“對方說了一句‘眾所周知',銀聯去回應,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嘛!”對于支付寶撒手線下,有第三方支付人士表示,一方面是做一個姿態,釋放一個反壟斷的信號,但另一方面,線下支付對于支付寶的盤子來說畢竟不大,所以也可以說以退為進。

          而對于傳聞中所謂的銀聯收編,也不乏看空的觀點。艾瑞分析師謝春告訴記者,“即使銀聯想做成這個事情,也并非易事,還要看銀行和監管方面的想法。”

          揭開 POS 機分食比例。

          伴隨著銀聯與第三方支付的暗戰,在收單業務方面的利益分成也備受關注。

          以線下用戶使用較為廣泛的銀行卡 POS 機刷卡為例,用戶刷卡不需要付出任何額外成本,但商戶卻需要為每一筆刷卡消費付出“手續費”.而至于具體的手續費額度,各家情況不一,要看布設 POS 機的運營商,比如建設銀行的 POS 機,刷單的手續費為 0.7%左右,而招商銀行的 POS機,刷單手續費就需要 1.25%;除了刷單手續費外,圍繞 POS 機的軟硬件費用,各家的情況也不盡相同。有的廠商和銀行為了推廣 POS 機,可能免費贈送給商戶使用,不收取任何費用,而有的銀行,商戶申領 POS 機首先需要幾百元的押金,同時每年還需要支付上千元的使用費。

          根據發改委關于優化和調整銀行卡刷卡手續費的通知(發改價格[2013]66 號),銀行卡刷卡交易情形分為四大類別:餐娛類、一般類、民生類和公益類。四大類中,涉及銀行卡刷卡手續費的主要是餐娛類、一般類和民生類,其中餐娛類手續費最高,合計為 1.25%,一般類次之,為 0.78%,最低為民生類,費率為 0.38%.同時,在餐娛和一般類別,部分還實行手續費封頂,從 2.5 元到60 元不等。

          “官方給出的也只是一個指導價,實際上在線下刷卡 POS 費率上,會有多多少少上下的浮動。”業內人士表示,這筆從商家那里劃轉出來的手續費,是由多個環節進行分成,主要包括發卡行、收單機構和銀聯等,大部分比例為 7∶2∶1.

          不過,據一名銀聯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在具體分成上,除了 7∶2∶1,也有實行 8∶1∶1 的比例,即發卡行拿到更多的份額。”王竹曾在一家第三方支付機構內任高管,他介紹說,“在這個模式中,銀聯最舒服,坐地收錢;銀行畢竟要靠卡類業務攬儲、發展中間業務;最辛苦同時也最難賺錢的其實是收單機構。”

          對于收單機構難賺錢的原因,王竹解釋說,“主要是因為鋪設 POS 機的成本是壓在他們身上的,一方面是硬件本身的成本,這一塊主要通過商戶繳納押金的形式來消化;另一方面,收單機構還需要一支地面隊伍,來完成商戶簽約、POS 機維護等工作,就和團購一樣,要’掃馬路‘.”

          但有意思的是,這個最難賺錢的環節,卻聚集了最多不同種類的市場主體,從事收單業務的公司既包括銀聯下屬的銀聯商務,也包含快錢、通聯等支付公司,甚至不少銀行也承接了收單業務。

          既然很難盈利,為何包括支付寶在內,還有那么多的人要進入這個領域?前述業內人士表示,“各家都有自己的算盤,銀聯商務自然不必說,這就是他們業務的延伸;銀行愿意來收單,主要是為了發展這些線下商戶成為自己的儲蓄和貸款客戶,費率分成不是重點;支付寶主要做貨到付款的 POS 機,其實是為阿里整體的電商戰略服務。”

          一位接近支付寶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支付寶此前做 POS 機業務,其實角色也是收單機構,在 721 模式里,分享'2’這個部分,同樣要和銀聯分成,所以 ‘支付寶在 POS 機市場搶銀聯的飯碗’這個論斷其實是外界的誤讀。”銀聯的邊緣化風險。

          “所以說在 POS 機市場,支付寶只是一個普通的市場參與者,完全不足以威脅銀聯因為政策因素和多年積累而形成的壟斷優勢,雙方的戰場根本不在此處。”王竹分析。

          接近支付寶的人士也認同這一觀點,“關鍵其實在于支付寶在線下開始發展無卡交易,這讓銀聯開始真正感到恐慌了。”支付寶方面此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曾經詳解過他們在移動支付領域的戰略規劃,二維碼掃碼支付、聲波支付、超級收款(通過短信回復完成支付)是他們目前力推的三種移動支付類型。“雖然,網絡環境、用戶習慣、商戶接受度等各個方面都還制約著無卡移動支付的發展,但大量業內人都相信這是未來的大勢所趨,而沒有了卡,銀聯就被徹底繞開了,這塊的費率分成就沒有銀聯什么事了。”該人士分析說。

          一位股份銀行的人士表示:“線上交易因為是后來新增的蛋糕,這塊蛋糕被搶走,銀聯還不至于反應過激,但線下是原來就在它碗里的蛋糕,支付公司也殺進來了,它就受不了了。”易觀國際的數據顯示,第二季度,我國非金融支付機構 POS 收單交易規模為 2.23 萬億元,互聯網支付為 1.34 萬億;粗略計算,單是非金融支付機構的 POS 收單手續費,一個季度就有近百億的規模。

          然而在這場博弈中,央行、各家銀行以及其他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態度才是至關重要的。

          “銀行在觀望,”前述股份銀行人士表示,“銀聯是強勢方,要是我們得罪他們,他們切斷 POS接口,導致我們的卡無法刷卡消費,這個打擊就太大了。”

          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態度同樣左右糾結,一位支付公司高管表示,“雖然大家不愿被收編,問題是支付寶可以撇開銀聯單干,但其他支付公司很多業務都仰仗銀聯,有些公司一半的盈利來自線下 POS 機,甚至線上部分有些公司沒有能力去對接上百家銀行,需要銀聯幫忙。”

          而最為關鍵的央行目前還未就此事作出任何表態,銀聯本身是央行牽頭發起成立的機構,堪稱央行的嫡系,但此前在對待第三方支付的態度上,兩者又存在分歧,銀聯對于威脅自身業務的第三方支付公司素來不滿,但央行卻發放牌照,承認了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合法地位。

          “央行在這個當口不會輕易表態,甚至有可能就坐觀兩邊的競爭,將其視為市場行為,所以這場博弈可能還會一直進行下去。”前述支付公司高管總結道。
        几个农民工趴在我身上吃奶

        <legend id="ytfhh"></leg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