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真实女厕所偷拍

    <span id="1hztd"><output id="1hztd"></output></span>

    <span id="1hztd"><output id="1hztd"><b id="1hztd"></b></output></span>
      <optgroup id="1hztd"><i id="1hztd"><del id="1hztd"></del></i></optgroup>

        1. 無憂支付網首頁
          囊括國內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為客戶提供最優質的支付接口服務
          24小時服務電話
          182 2176 9212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支付知識 >

          中國、日本、韓國三國移動支付發展現狀比較

          添加時間:2021-01-22 14:03

            本文在總結借鑒以往研究成果的基礎上,從中日韓三國移動支付發展、運營及監管方面入手,深入系統地進行比較分析,以期從中獲得經驗啟示,探索我國移動支付發展的更優路徑。

            一、中日韓移動支付發展比較分析

            (一)中日韓移動支付發展現狀

            1.中國

            與日韓相比,我國移動支付行業起步較晚,但由于國內信用體系相對不發達,信用卡市場發展受限,使得移動支付產業發展迅猛,并逐漸反超日韓。截至2019年,我國移動支付規模全球排名第一,國內銀行共處理移動支付業務1014.31億筆,金額347.11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67.57%和25.13%,增速相對較快。

            在我國,受理終端智能化、業務應用場景化和移動身份驗證數字化等多重因素驅動,遠程支付借助手機端廣泛應用于線下小額支付領域,占據移動支付絕大部分業務體量,第三方支付機構以二維碼等條碼技術率先開路、全面布局,迅速實現了消費者支付習慣由現金向移動支付的轉變。同時,電子商務的成熟普及、金融科技的蓬勃發展、5G技術的領先主導等因素為移動支付發展注入新的生機。近年來,我國近場支付發展勢頭強勁,以移動NFC為首的近場支付形式逐漸走入大眾視野。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興起,指紋、語音及人臉識別等技術在移動支付領域開啟了探索征程,并將作為未來的一種發展趨勢。產業鏈各方順應移動互聯發展趨勢,積極拓展移動支付業務應用場景,著力向傳統金融、醫療、教育、交通等領域進行融合滲透的同時,帶動共享單車等新興產業的興起,豐富移動支付大生態圈。

            2.日本

            日本移動支付業務于2001年以小額支付IC卡的形式出現在市場上,一經推出便發展迅速,成功占領小額支付市場。截至目前,日本已擁有超過1億的移動支付用戶,成為移動支付發展先驅,領先歐美國家。日本政府對信用卡限制較多,本土市場信用卡發展受限,但由于居民偏好現金的支付習慣,導致電子錢包等移動支付業務的使用普及率相對較低。調查顯示,日本無現金支付只占兩成。

            日本移動運營商作為全球最早進入移動支付市場的運營商,其商用模式成熟,為各國運營商爭相效仿。在日本,近距離非接觸通信技術(FeliCa IC卡技術)已廣泛運用于移動支付業務中,其場景覆蓋生活、交通及投資等領域。但消費者在不同場景需要使用不同載體進行支付,且該技術存在安裝價格高、適用終端少的缺點,導致用戶安裝積極性不高,消費者使用度較低。另外,運營商認為該技術不能大幅促進增收,只能通過在手機內植入芯片的方式小范圍推廣,未大力探索低成本、開放性高的新技術。為扭轉移動支付產業頹勢,日本政府及銀行積極支持數字貨幣的實施,率先推出虛擬貨幣“J”幣,但目前尚處于實施初期,未充分普及。

            3.韓國

            韓國移動支付業務于1999年推出,自2001年以來一直處于活躍狀態,消費者在線上和線下的支付行為絕大多數能通過手機輕松實現,韓國金融投資者保護基金會發布的數據顯示,近60%的韓國人正在使用移動支付服務。

            在韓國,移動支付中采用的近距離非接觸通信技術主要為紅外線技術。韓國最初推出移動支付模式的目標是為了簡化信用卡在線支付流程,就目前而言,在線上支付中,支付手段以銀行卡和信用卡為主,在線下消費中,韓國居民很少通過手機進行支付,這一結算環境的特殊性造就了國民的支付習慣偏好,這也成為韓國移動支付市場發展遲緩的原因。

            綜上,我們歸納比較得出了中日韓三國移動支付發展現狀的差異,詳見圖1.

          中日韓移動支付發展現狀

          圖1 中日韓移動支付發展現狀

            (二)中日韓移動支付運營模式

            1.中國

            目前,我國提供移動支付服務的機構主要有四類:銀聯(卡組織)、銀行機構、移動運營商、支付機構,并形成了以銀行機構與支付機構為主導,多方服務機構松散合作的運營模式。在我國,移動運營商在用戶規模和移動網絡基礎設施方面具有優勢,銀行在資本及市場地位方面具有優勢,但由于嚴格的金融牌照政策為運營商進入金融市場設置了很高的壁壘,因此,銀行在移動支付市場的擴張實力更強大。同時,支付機構興起并在移動支付市場迅速擴張,對資金雄厚但經驗不足的銀行形成挑戰,打破由銀行獨霸的支付體系。

            2003年,移動與銀聯聯合發起移動服務提供商行動。2010年,銀聯與多家銀行、運營商及手機制造商聯手,建立“移動支付產業聯盟”.此后,隨著國家大力發展移動支付系列政策的出臺,移動支付迎來爆發式增長,銀行機構紛紛推出移動支付產品,例如工商銀行的“掃碼取現”,建設銀行的“龍支付”,浦發銀行的“智慧手機銀行”等。2013年以來,支付寶(AliPay))、微信(WeChat Pay)等第三方支付機構,憑借與二維碼等條形碼圖像的交互支付方式,帶來了更強的便捷性和更好的體驗感,迅速占領支付市場,其中微信支付用戶量全球最多,達到6億人,支付寶緊隨其后,以超4億的用戶量位居全球第二,但就市場交易份額來說,支付寶以53.21%的份額穩居榜首。為抗衡第三方支付機構,中國銀聯重拳出擊,推出“云閃付”(China Unionpay Quick Pass)系列產品,在支付便利性的基礎上不斷提高用戶支付的安全性,重塑銀行卡業務,開辟了零售銀行新視角。云閃付雖然在國內市場的發展受制于支付寶、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但其憑借境外龐大的用戶基礎,迅速接入境外68萬余臺POS機終端,輸出先進技術和支付標準。

            2.日本

            目前,日本提供移動支付服務的機構主要有兩類:銀行機構和移動運營商。形成以移動運營商主導,銀行積極配合的移動支付市場運營模式。日本政府對移動運營商的金融監管較為寬松,為其發展移動支付業務提供較大的空間。

            2001年,交通、商務領域出現小額IC卡用于移動支付。隨后在2004年,運營商NTT Docomo公司最早將3G應用于商用服務領域,率先推出FeliCa業務,該業務主要采用非接觸式感應技術實現資金流轉,市場份額達到六成,客戶數超過6000多萬。2005年,NTT Docomo公司等運營商和JCB公司等信用卡機構聯合建立了價值鏈上的“移動支付聯盟”,進一步調動各方合作共贏的積極性,對移動支付的初期發展較為有利。2006年4月,NTT Docomo公司與三井住友銀行合作,聯合推出DCMX品牌的移動信用卡,進一步突破支付額度限制,較大程度的刺激了消費。但由于運營商控股銀行的合作方式不能較好地調節分配價值鏈上各方利益,加之主導者認為新技術不能增加其收益,對開發成本低、開放性高的新技術興致不高,阻礙了移動支付業務發展的規模效應。近幾年,日本的支付軟件公司不斷出現在移動支付市場,但應用效果一般,“7Pay”等支付軟件存在較多安全漏洞,盜刷事件頻發,使得消費者對移動支付軟件失去信任。但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在移動支付開拓受阻后,積極推進數字貨幣進程,以JCB公司為主導,采用FeliCa技術推出了“J”幣,以應對由國外輸入的移動支付產品對本土市場造成的沖擊。該模式以NTT Docomo公司及軟銀的強勢力量,整合移動支付產業鏈上下游參與主體,試圖構筑起跨機構的移動支付標準,從而重塑產業鏈發展。

            3.韓國

            目前,韓國提供移動支付服務的機構主要有三類:銀行機構、移動運營商、支付機構。形成了以運營商、商業銀行或支付機構主導,多方交叉合作的模式。在韓國,移動運營商在移動網絡基礎設施方面具有優勢,較早獲取市場的主動權,擅長引導其他參與主體積極合作,與銀行等產業鏈上下游各方形成長期戰略聯盟關系,充分發揮各方核心競爭優勢。

            韓國主要有三大移動運營商,分別是LGT、SKT、KTF,他們于2003年起便開始涉足移動支付領域,其中SKT的MONETA和KTF的K-Merce兩大移動支付品牌發展勢頭強勁,占據近半數的市場份額。終端廠商如韓國三星、LG根據運營商業務開展需求,生產定制移動終端設備。運營商SKT等通過與零售、交通、銀行等部門進行合作,開拓了商超支付、地鐵購票、ATM取現等支付場景,這些場景下的移動支付產業充滿活力。此外,2014年,韓國移動社交巨頭Kakao開通了Kakao Pay服務。2015年,韓國領先的門戶網站運營商Naver推出了N支付技術Naver pay,手機制造商三星電子推出了Samsung Pay,逐步推廣采用近場通信和磁安全傳輸技術的線下移動支付模式,其中,以Samsung Pay的表現最為亮眼,用戶量達到3000余萬人,全球排名第5位。但以上支付手段均以線上便捷服務為主,線下場景拓展稍顯薄弱,用戶規模在近年來也有所縮減。

            綜上,我們歸納比較得出中日韓三國移動支付運營模式的差異,詳見圖2.

          中日韓移動支付運營模式

          圖2 中日韓移動支付運營模式

            (三)中日韓移動支付監管政策

            1.中國

            我國政府通過發布信息化發展戰略,加速信息化建設,推動移動網絡商用進程,并在擴大內需方面出臺政策,大力發展移動支付產業。在金融市場強監管的大背景下,2004年正式出臺《電子簽名法》,2005年發布《電子支付指引(第1號)》,隨后,《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等部門規章制度相繼發布,不斷完善監管規則、壓實監管責任。2017年印發《條碼支付業務規范》、《條碼支付安全技術規范》、《條碼支付受理終端技術規范》,加強維護技術端的支付安全。人民銀行、銀保監會則分別對標準制定及業務開展進行監督。

            2.日本

            日本政府大力支持信息化產業發展,由經濟產業。∕ETI)管理移動支付業務模式,寬松的管制政策為移動運營商主導移動支付產業提供了基礎。日本嚴格規范非金融機構經營的新型銀行業務和電子結算方式,移動支付作為新型的電子支付方式適用于《支付服務法》。2016年設立金融科技中心(FinTech),2017年《支付服務修正法案》生效,首次將虛擬貨幣交易業務納入監管法案。在日本,日本金融廳、日本銀行分別對支付體系運行發展進行監管。

            3.韓國

            韓國政府積極支持并推進本土信息產業發展,為移動支付業務發展營造了良好的市場環境。韓國在信息產業發展之初,就著力改進立法,2002年起先后頒發《電子商務消費者保護法案》、《電子金融交易法案》,進一步加強對電子金融交易的監督。金融監管委員會則履行監督主體責任。

            綜上,我們歸納比較得出中日韓三國移動支付監管政策的差異,詳見圖3.

          中日韓移動支付監管政策

          圖3 中日韓移動支付監管政策

            二、啟示及我國面臨的挑戰

            (一)啟示

            通過對中日韓三國移動支付的發展進行比較研究,我們可以得到以下啟示:

            移動支付產業層面,中日韓三國存在的差異:日本,運營商占據主導地位,通過控股等形式與其他各主體合作,雖然適合移動支付市場初期發展,但各方積極性不高終會導致市場缺乏活力,后續場景拓展及產業發展受限。韓國,運營商雖然善于合作,各方參與度較高并形成長期穩固的發展聯盟,但僅局限于零售、交通、銀行等部門,阻礙了市場的進一步發展。中國,支付機構、銀行及銀聯等多方合作,移動支付產業鏈向多領域滲透并帶動新興產業發展,但各方合作松散,且發展嚴重不平衡,存量市場拓展空間有限。中日韓三國產業發展的相同點:移動支付產業發展主要聚焦于個人支付市場,但目前存在寡頭局面且日趨飽和,較難形成新的增長點與突破點。因此,只有提高各方積極性并加強多領域合作,不斷開拓新的增量市場,構筑深度融合的產業鏈體系,才能打破瓶頸,尋求嶄新的、長期向好的發展路徑。

            移動支付技術層面,中日韓三國存在的差異:日本,雖然較早推廣IC卡技術,但由于該技術安裝成本高、使用兼容性差,用戶在不同場景無法通用,且后期出現盜刷等風險事件,所以較難吸引用戶。韓國,紅外線技術雖然較日本的IC卡技術適用性更廣,但相比信用卡支付流程,無法給用戶帶來更優的使用體驗,所以用戶使用度不高。中國,以條碼技術遠程支付為主流,但頭部企業與中尾部企業間技術能力差距較大,兩級分化嚴重,存在協作效率低、風控力差的的問題。近場支付技術起步晚,雖然技術創新快,但是成熟度低于日韓水平。中日韓三國技術發展的相同點:移動支付技術發展主要聚焦于通過轉變支付媒介來鏈接多元化的支付場景,但就本質來說,未深層次觸及支付基礎設施建設。因此,只有未來加大科技投入,通過技術創新,不斷優化用戶體驗,才能打破用戶固有的消費習慣,使其對移動支付抱有更積極的態度。通過科技促發展,轉變固有支付場景構建模式,觸發包含協作、風控、應用及監管的“支付新基建”的多方重建。

            移動支付監管層面,中日韓三國存在的差異:日韓移動支付業務雖然在后期緩慢發展,但兩國均通過立法手段對移動支付業務進行嚴格監管,制定適應行業發展的專門性法律,行業較規范,市場出現的風險事件少。日本立法緊跟形勢,將數字貨幣納入立法范疇。韓國不斷細化行業監管標準,同時始終重視消費者權益保護。中國有關移動支付的行業標準多為部門規章制度,效力相對日韓較弱。中日韓三國監管的相同點:雖然支付領域走在金融科技發展的第一梯隊,但是監管手段落后,不能有效匹配并跟進行業發展。因此,只有通過立法的手段去規范行業發展,通過技術手段去提高監管效能,才能有效防范化解風險,促進移動支付業務健康有序發展。

            (二)我國面臨的挑戰

            我國移動支付起步較晚,但發展迅猛,突破性地完成了移動支付產業對多個產業的迭代和融合,引領世界支付產業潮流。但在產業融合、技術創新及監管政策方面也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

            產業融合方面:一是產業鏈中各參與主體各自為戰,未能形成合力,缺少一個具有較強權威性的全國性行業協會來約束規范行業發展;二是銀行機構在支付行業內的主導地位被動搖,其在金融網絡、清算系統、客戶資源等方面優勢未充分發揮;三是市場競爭激烈加之當前宏觀經濟形勢變數多,產業鏈各方生存壓力日漸加大。

            技術創新方面:一是第三方移動支付機構能力參差不齊,支付平臺技術研發、安全防護能力相差甚遠,一些規模較小、實力較弱的機構采用的認證技術無法有效保障用戶資金和信息的安全;二是大數據環境下,用戶喜好、意愿、屬性等多樣化信息被深度挖掘,批量打包甚至二次販賣,存在個人信息泄露風險;三是在面對如出現全球疫情等突發公共事件,線下獲客渠道受阻時,線上+線下云布局比重少。

            監管政策方面:一是我國移動支付發展缺乏明確的法律保障和制度指引,業務領域涉及的法律條款分散在不同的法規中,且除了《電子簽名法》為立法外,其他多為法律效力較低的規章制度;二是移動支付涵蓋眾多行業,法律法規及行業規范由多個部門參與制定,較難形成統一的行業標準,一定程度上存在監管缺失和重復監管;三是監管科技應用不廣泛,監管機構面臨著人員短缺、手段落后、市場變化快等壓力,監管效能較低。

            三、推進我國移動支付進一步發展的政策建議

            (一)加快移動支付產業融合

            一是推動建立全國性權威的移動支付行業協會,從業務實質出發,就產業鏈中的參與主體在“市場準入門檻、系統運行與維護、安全防護與控制”等方面出臺完善的行業標準。二是分析各方優化整合的可能性,鼓勵、引導各參與主體以合作共贏的視角形成合力,銀行機構應積極引領構建A2A(Account to Account)支付解決方案,逐步創新適應新形勢的業務模式和盈利模式,創立良好的創新環境與良性競爭的市場環境。三是在個人支付市場外加快產業支付市場布局,面向不同規模、不同產業的企業提供綜合型、定制型服務,進一步提升各參與主體鏈接與賦能水平。四是爭取移動支付發展的海外新藍海,擴寬應用區域,積極致力于推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支付服務創新改造,鼓勵更多市場主體在全球布局,擴大市場份額,提升國際影響力。

            (二)優化移動支付技術性能

            一是以金融科技賦能,致力于加強移動支付技術的安全性與便捷性。鼓勵服務運營商采用更先進的代碼混淆技術,不斷完善數字密鑰及認證用戶方式,避免交易過程中出現資金盜刷、用戶信息盜取等不法行為。此外,推動安全性、便捷性較高的NFC支付、條碼支付的綜合應用,優化和推廣O2O業務模式,擴展線下應用場景。探索和研究指紋識別、聲波識別、人臉識別等生物識別技術,嘗試在客戶身份識別和交易驗證等方面的審慎應用。運用金融科技技術,充分挖掘分析數據,為客戶提供更具個性化的定制金融產品與服務。二是對支付服務進行數字化升級,布局“支付+”云模式,助力產業鏈各方實現數字化升級,不斷開拓科技賦能型跨境零售、物流及新零售支付產業。三是從央行及監管層面進行“支付新基建”模式構建,助力產業實現規;,鏈接更豐富的貿易與應用場景。

            (三)加強移動支付監管體系建設

            一是借鑒日韓制定集中統一的行業法案,盡快出臺《移動支付法》或涵蓋面更廣泛的《支付結算法》,有效梳理整合行業法律條款,針對之前立法及規章制度未涉及的數字貨幣領域進行補充,提升立法的時效跟蹤性。二是借鑒韓國,在法案中強調消費者權益保護的重要性,針對目前交易糾紛中主要存在的未授權及差錯支付,制定明確、規范的監管及處置標準,增添維權條款,捍衛消費者的權力。三是提升監管科技應用于移動支付行業能力,綜合應用區塊鏈、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提升監管效率,通過監管沙箱在為行業創造發展沃土的同時,有效防范系統性風險,保護消費者權益。四是完善合作機制,加強監管,建立以一方監管機構為主體,其他監管機構共同監管的監管體系。監管帶頭部門加強與有關各方的溝通與交流,建立磋商協調機制,加強對移動支付的監督管理,防止監管缺位和重復監管。

          绝对真实女厕所偷拍

            <span id="1hztd"><output id="1hztd"></output></span>

            <span id="1hztd"><output id="1hztd"><b id="1hztd"></b></output></span>
              <optgroup id="1hztd"><i id="1hztd"><del id="1hztd"></del></i></optgroup>